这次的大规模修复工程费座堂华语部将承担120万元。
至10月10日,已筹得$1,110,065.70,尚缺$89,934.30

圣安德烈座堂建筑修复工程

有许多因素凸显了圣安德烈座堂的重要性。她是国家古迹、文化遗产,更是教区的母堂;历代的信徒都在这里敬拜和服侍。她是整个都市社区服务的发源地,也是多国宣教事工酝酿之处。如今,座堂是个拥有各样不同背景人群,充满活力的地方。
修复座堂的目的不是让一切事物看起来焕然一新, 而是要确保其实体结构尽可能呈现原貌,并且为了后代而守护它们。
这次的大规模修复工程费用估价是600万元。国家文物局古迹与遗址保存司确认此项目已获得97万7 千元的修复金,余额将向英文部和华语部的会友筹募。
座堂华语部将承担120万元,若所筹得款项超过此数目,余款将会转入座堂第二阶段发展工程备用。
修复工程已于2020年开始筹备,将于2022年动工,预期一年完成。
我们希望您能一起参与修复座堂的事工 – 捐献给座堂文化遗产基金。 每一项捐献都是有价值和重要的。祈愿圣安德烈座堂继续成为我们这个都市、新加坡人,和凡踏入教会大门每一个人的祝福。

Nave Restoration

支票
抬头 “St Andrew’s Cathedral Mandarin Congregation”,
支票背面请写文化遗产基金及您的姓名,投入奉献袋或印有文化遗产基金的信封。

现金
请使用印有 文化遗产基金的信封。

电子银行转账
请查阅教会网页”电子银行月捐转账程序 e-tithing instruction“。
* 必须在 “备注/评论/说明” 处注明 Heritage Fund

PayNow
指定UEN: T08CC4056GA02 或
扫描以下QR码 *必须在 “Bill Reference” 处注明您的 教会个人月捐号码或姓名Heritage Fund
SACM_qr-code_v3

圣安德烈座堂是由隆纳德∙麦克佛逊中校(Lieutenant-Colonel Ronald MacPherson)所设计,他曾是新加坡参政司(1855-1867)。他以早期的英国歌德式建筑为蓝本,设计了新歌德式建筑,具有柳叶刀窗户、尖形拱门、高耸的尖塔,以及彩绘玻璃窗。

前一次的大规模整修是在1991/92年,座堂的屋顶石板瓦片完全被更换一新。从那时起,我们定期维修,进行例常修补及重新油漆。在2018年,建筑与发展委员会另外设立了一个修复工作委员会,以规划和实施座堂接下来的大规模修复工程。修复工作委员会由座堂会友李际贯担任主席,并由杨茳善副教授担任建筑保存顾问。

座堂与殖民地时期的大多数建筑一样,墙壁的表面都抹上一层石灰。最近一次的石灰修补工程是在1999年进行,而整栋建筑物最近一次进行油漆是在2009年。

自2012年以来,座堂一直在研究和测试各种方法,包括一般所使用和曾用于殖民地建筑的各种石灰组合,以找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案。

我们在选定的分层石灰范围,以石膏泥灰进行试验性修复。我们把“受损”的石灰表层去除,直至露出砖块;事实上,这些底层的砖块仍然处于相对良好的状态。把砖块用石膏水浸透后,抹上石膏泥灰,待干燥后再加上最后一层石灰,就进行矿物油漆。这个过程虽然简单,却很费力,必须在座堂内所有“受损的墙壁”上重复处理,包括高塔的顶端。重新在墙壁涂石灰是很耗时的工作,也是在整个修复工程中最昂贵的部分。
Peeling Paint

破损的会众座位长椅必须重新组装,并进行预防性护理,以修复和保护木料。我们也必须对所有的木制桁架、窗户、墙告示板、窗框和圣餐跪垫栏杆进行彻底检查。
Timber Chair

作为一所历史悠久的古老教堂,在座堂的大堂内和周围的场地有许多纪念牌匾和文物。单在大堂内就有超过50个纪念牌匾。这些石头牌匾和金属牌匾上的铭文已经褪色或变色,必须加以修复。
Stone and Metal PlaquesAumbry

大堂内现有的灯饰安装于1999年,配件已经有所损坏,有些已经脱落。我们将重新更换更节能和更环保的灯饰。其他的工程包括沿着柱子和墙壁安装隐蔽的电线,安装隐蔽地板通道作为装置电缆之用,以及将大堂后部的分配电板重新安置于南边楼。我们也将按照现今的需求评估雷击防护系统和其他防火安全措施。

Wires  Socket

作为维修的一部分,我们将检查和清洗屋顶石板瓦片;必要时,大理石地板和木质地板将进行清洁和处理;我们也计划更换多年来已被磨损的地毯。
Plants and Weeds in Cracks  Marble Floor